首页整形行业动态文章详细

逛商场被免费美容消费10万元,她不敢告诉家人,直到精神分裂...

原创2020-09-25 10:46:06 23

近日,苏州的郭先生向媒体反映,其妻子周女士在美容院花了10万多元做了美容项目,因为心理压力太大,患上了急性精神分裂样精神病性障碍。

 

花72000元做美容

却被叮嘱“不要告诉家人”

 

郭先生回忆,今年6月12日,妻子周女士像往常一样去附近的商场购物,一位美容院的微信昵称叫“朵朵”的员工,以免费美容为由将她拉进店里,并与她聊起了家常。

 

“聊天主要以了解家庭信息为主,我老婆也是一个很天真的人,就把家里的情况告诉她了。”郭先生说,“美容院的员工告诉我老婆,要对自己好一点,钱拿在自己手上,平时买买自己的东西,给自己做保养。我老婆也相信了美容院的工作人员的话。”

 

在聊天的过程中,通过朵朵的引导,周女士向美容院员工透露了自己的家庭情况,家里是做小本生意的,有一笔存款,自己现在正与丈夫闹矛盾。

 

随后,朵朵便开始推销自己店里的产品。周女士听从了朵朵的意见,做了一个身体美容的项目。之后,朵朵又说,如果现金支付满58000元,可以进行一次抽奖,并且还向她推荐了一个价值18800元的产品,如果她能够卖出去,就可以返现8800元。

 

所有的项目做完之后,周女士一共花了72000元,朵朵特地叮嘱周女士“不要告诉家人”。

 

美容院员工出招挂失银行卡

周女士因心理压力患精神疾病

 

“平时都是老婆去存的钱,存完钱后,存折由我保管。”据郭先生讲述,妻子是个老实本分的人,因为花钱做了这些美容项目,一直瞒着家里人,所以有了心理压力,怕有一天被家里人知道。

 

7月13日,因心理压力大,周女士的精神状况出现了一些问题。家人把她送到了苏州广济医院,门诊诊断为急性精神分裂样精神病性障碍。

在取钱为妻子看病时,郭先生才发现存折账户里的钱少了一大半。原来朵朵让周女士去银行将存折进行挂失,取出现金支付,这样郭先生就不知道钱被取走了。

 

周女士出院回到家中后,郭先生给妻子做思想工作,终于她把之前在美容院消费的事情都说出来了。得知真相后,郭先生选择了报警,警察要求该美容院归还周女士钱款,而美容院的员工也表示会在8月15日归还2万至3万元。

 

郭先生质问:“到底是2万还是3万?”美容院工作人员回答:“可能是2万,也可能是3万。”

 

为了帮助妻子尽快恢复,郭先生打算于8月22日,将妻子送往丈母娘家疗养,并把家中仅剩的3万元交给妻子,用于给父母养老。

 

仅剩的3万元也做了美容

还被开通借呗转走3900元

 

8月19日,在周女士出发回娘家的前三天,朵朵以请她吃饭践行为由,将周女士约出来,并带她到了美容院。

 

“说服她做了旺财眉,做了一个眼线,把家里仅剩的3万块钱给骗去了,并且还给她的支付宝开通了借呗,把借呗中的3900元也骗去了。”郭先生说,在周女士把借呗中的钱都交给美容院后,美容院的员工又让她把手机中的交易记录给删除了。“现在交易记录被删了,手机上的聊天记录也被删掉了,现在妻子的手机上都看不到。”

 

郭先生说,对此周女士一直瞒着家里,直到最后一天要出发回家时,她才告诉家人“钱丢了”。“最后要走了,她说钱丢了。我们也跟她好好说,这么多年感情了,小孩也急着用钱,假如要是丢了,我们能找得回来就找,找不回来也不怪你。”

在郭先生的安慰下,周女士交代了实情。回到家中,周女士告诉母亲,自己犯了错,并把最初花了7万多元做美容项目的事说了出来,加上后来的33900元,周女士总共花费了106300元。

 

目前,郭先生已再次向辖区派出所报案,派出所民警表示,由于涉案金额巨大,派出所无法受理,可以选择通过法律渠道进行起诉。

 

律师:周女士民事行为能力存疑

美容院涉嫌欺诈可能性较大

 

对于起诉,郭先生犯了愁。7月12日,周女士听信了美容院员工的话,把在丈夫手中的存折挂失,从银行取出现金来支付,并且美容院员工也没有给她开出任何凭证。

 

第二次,也就是8月19日,周女士则是通过手机进行支付的,“支付的记录已经被美容院员工删掉了,与美容院员工朵朵的聊天记录已被全部删除。”

周女士的消费行为究竟是否有效?美容院的行为是否涉嫌欺诈?郭先生该如何维权?对此,记者咨询了上海小城(苏州)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达军。

 

赵达军表示,周女士的民事行为能力存疑。周女士在美容院第一次消费时,是否患有精神方面疾病?是否构成法律上的限制行为能力人?这需要进行司法鉴定。

 

如果周女士为限制行为能力人(根据新闻报道,无民事行为能力可能性不大),其消费、付款行为不发生法律效力,其法定代理人——丈夫郭先生不追认其法律效力,则消费、付款行为无效。美容机构理应退回所受费用,至多仅能扣除美容机构为此所支付必要成本。

 

如果周女士的精神疾病,是因为第一次消费行为隐瞒家人,心理压力大造成的,那么她第二次,也就是消费3万多元的行为无效。

 

至于美容院的行为,赵达军认为涉嫌欺诈可能性较大。综合周女士家境考虑,一次消费7.2万元,严重违背正常消费规律。但是否构成欺诈,关键还是看证据。

 

如果郭先生想收回所付款项,通常的维权方法是向人民法院起诉,要求美容院返还所付款项,如因欺诈而消费,可以要求美容机构3倍赔偿。本案中,证据之保全至关重要,如果遗失,通过电子数据消费的证据一般可以补正。

 

此外,赵达军还表示,人的心理易受到周围环境影响,而美容机构往往会招聘一些身材、相貌出众的营销人员,并配备一些明星照片,令消费者产生各种遐想。营销人员则往往将美容效果夸大其词,消费者通常难以抗拒诱惑,尤其是独自一人时。

 

从新闻报道中,初步推测,周女士应属于个性较弱,缺少主见,面对擅长营销人员的语言诱惑,往往容易失去抵抗能力。因此建议,此类人员尤需谨慎,大额消费不宜轻易做主,也不应随身携带过多现金。

发表评论

  • * 评论内容:
  •  

精彩评论

  • 无任何评论信息!